首页 ☉  网站公告  ☉ 蜗居简介_一代翻译大家,曾因甘地被杀绝食,北大教授评价他:能当统战部长

蜗居简介_一代翻译大家,曾因甘地被杀绝食,北大教授评价他:能当统战部长

2020-01-11 16:37:05

蜗居简介_一代翻译大家,曾因甘地被杀绝食,北大教授评价他:能当统战部长

蜗居简介,文|詹茜卉

耿直、严格、犀利,很多人称傅雷“孤傲如云间鹤”,傅雷却向钱锺书剖白自称是“墙洞里的小老鼠”,这大概主要说的是自己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处世态度。傅雷的次子傅敏追忆父亲称:“他是很矛盾的人,一方面,他认为这个世界既可怕又肮脏;另一方面,他对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又是如此关怀,如此痛心疾首。”比如1946年闻一多、李公朴被暗杀,1948年甘地被暗杀时,傅雷几天不吃饭,关门不见人。傅雷的关怀是积极的,而行动又是退让的。历史学家、北大教授张芝联从傅雷与人打交道的风度上评价他“做一个统战部长都绰绰有余”,不过在政治任务和组织工作面前,傅雷往往避之不及。

傅雷

早年傅雷曾与马叙伦等人一道在上海筹建民主促进会,新中国成立后,傅雷以“党派目标已经达成”为由退出了组织。1956年,马叙伦力邀傅雷进入民进中央,傅雷力辞称:“以个人志愿及性格而论,亦难对任何集团有何贡献”,又向好友徐伯昕辩解说:“党派工作必须内方外圆的人才能胜任,像我这种脾气急躁、责备求全、处处绝对、毫无涵养功夫的人,加入任何党派都不能起到什么好作用;还不如简简单单做个‘人民’,有时倒反能发挥一些力量。”已近知天命之年的傅雷对自己的特质有清醒的认识,最后又掏心窝子叮嘱好友周旭良:“马老来了信,我可真睡不着觉了……我缺少涵养,精神上受不了负担,有了名义不能空敷衍,妨碍日常工作,那对我是个经常不断的折磨。假如敷衍,又时时刻刻存在着犯罪感,觉得对不起人,对不起团体,你想想这种生活叫我怎么过呢?因此不得不想你作最紧迫最紧急的呼吁,候选名单上万勿列入贱名。”

1936 年,傅雷、朱梅馥夫妇下黄山,途经杭州时合影

傅雷之所以这样评价自己是有早年经历做铺垫的。1931年留法归国后,傅雷在好友刘海粟主持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执教,但不到2年,就因母亲去世而辞职,回乡从事翻译。关于这次离职,傅雷写道:“刘海粟对待我个人极好,但待别人刻薄,办学纯是商店作风”,尽管“他生平待人,从无像待我这样真诚热心、始终如一的”,但还是因为理念不合加上家庭变故而离开。1935年,傅雷应好友滕固之邀,赴南京出任国民政府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编审科科长,随后外派洛阳,傅雷很不适应洛阳生活,写信向朋友抱怨:“这地方真是徒负虚名。我这一次的来,大半可说上了滕固的当……几晚乱梦颠倒,无非是你们这些朋友和中风、白板对碰之类……你想看戏只到十点半,算得看戏么。”随后,由于南京方面要求他出具会计手续以澄清账目,傅雷认为用人应不疑,感觉受到了侮辱,做了4个月就离开了。1939年,滕固继续邀请傅雷赴昆明担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教务处主任,到任后傅雷发现该校唯一吸引学生的地方就是免收学费,教学质量并不高,因此建议滕固“筛选学生、甄别教师”,予以全面整顿,但是滕固没有采纳,二人又不欢而散,这次只用了2个月的时间。

/傅雷和傅聪

傅雷的办报经历也不顺遂。1934年秋天,友人叶常青约傅雷合办《时事汇报》,傅雷担任总编辑,3个月后就因亏损而停办,作为股东之一的傅雷折本一千元,“卖地十亩以偿”。抗战胜利后,傅雷与周煦良合办《新语》周刊,傅雷开始少见地发表杂文,话题涉及公共生活中大大小小接地气的问题,比如《邮政与铁道加价》《上海杂志界的恶性膨胀》《吾国过去教育之检讨》《车辆右行与世界潮流》。尽管事后傅雷对这份刊物评价甚高:“今日翻出来重看,仍是十数年来文字风格最讲究的一份杂志”,但在当时还是因为“曲高和寡”而出刊4个月即停。每当傅雷在组织中服务,或者承担公共责任,最终总是因为事务缠身、“什么都只能做三四成”而不得不放弃。性格使然,傅雷最终选择了翻译并成为一代大家。


e世博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