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呼喊春天的生靈(散文詩組章)

站成一棵桃樹,張開一萬朵鮮紅的嘴唇,將蜜蜂和蝴蝶喊得隨風狂舞,火星四濺。

站成一棵梨樹,張開一萬朵銀質的嘴唇,將月光喊得裊裊婷婷,如鳴佩環。

站成一棵垂柳,伸出一萬只輕盈的手臂,將綠風擺得波光蕩漾,柔若無骨。

站成一顆白楊,搖出一萬面嫩綠的旗子,將春天渲染到天空的高度,俯視天下。

不像雪中紅梅,喊出一粒執著的燈火,也不像河邊蘆芽,發出一聲紫紅的尖叫。

對著一雙雙眼睛,輕輕地,連續不斷地,吹出一縷縷氣流,吹出一片綠波蕩漾的湖泊,吹出一片香氣四溢的田野。

仰起臉來,不能笑出花朵,就讓陽光摳去你額頭的殘雪。


殘雪:春天掖在心底的盤纏


總有一片雪,被春天掖在心底,舍不得讓太陽化去。

珍藏著,用血肉和肋骨扎成重重籬笆,哪怕一次又一次冷酷自己。

一片純白,雖然有些殘缺,但畢竟是雪。那是春天的白銀,時時刻刻準備著在旅程中拿出來,換來真誠、善良、友誼、泉水和月光。春天知道,自己不能缺少這樣的盤纏。

阻擋不了黑夜掠奪光明和道路,但你可以用殘雪的光來照亮生活和自己。甚至你可以將這殘雪當成宿根,種植在血肉之中,長成再生的礦脈。

鬢角的殘雪,即便用灼熱的淚水,也無法扣掉。那就留著她,作為人生的警句,每天閃現在鏡子里,對應著內心的殘雪,提醒著盤纏的庫存。

盤纏,有時可以化成另一種骨頭,支撐起看得見的肉體與看不見的靈魂。


草芽:春天最精致的細節


從奇寒的西北風中,從冰冷的泥土中。春天終于提煉出了一個個嫩綠的細節,于遠方連綴出一片美麗的風景。

微小的精靈,那一朵潔白的雪花就是她的暖被,那一滴晶亮的雨水就是她的胎盤,那一縷楊柳風就是她的紗巾。

生動的一枚枚音符,眨著星星的眼睛,譜出的歌曲,在黎明的霞光中潺潺流動。

可愛的乳名,泊在晨露中。喊一聲,四野便回響起童謠,身邊便蕩漾起母愛的溫馨。

月亮的蛋清,太陽的蛋黃,相親相愛的力量,正啄破夢的蛋殼,撲騰出一個個毛茸茸的生命。

暖風跑來閱讀,細雨前來觀賞,一枚枚鉤針織出了一片錦繡的江南。

不遠了,希望就在前面。鵝黃色的背景下,誰家的孩子正把毛茸茸太陽當成了風箏?


春雷:春天最有力的心跳


炸開了一冬天的沉悶,向著人間泵去了火的力量。

喚醒沉睡,擊碎冰雪,閃電抽打走了西北風的凜冽。嘹亮的號角,吹出春的宣言。推開云的大門,一顆鮮紅的太陽跳出來,照亮了整個世界。

雨點落下來的地方,胎氣彌漫。心跳掠過的叢林,挑花嫣然。一片云影,停泊在了楊柳的枝頭,眨眼之間,就搖晃出了點點鵝黃和新綠。

河流,這提速的列車,滿載著春汛和白銀的礦脈,風馳電掣,射向了遠方。

“嗨”的一聲,借助于春雷釋放出的力量,大地將自己抬高了一寸,浸沒進了瀲滟的春光。

“叮鈴鈴……”昆蟲定好的鬧鐘響了起來。門打開了,窗戶打開了。

一顆顆花蕾學著春雷,“砰”的一聲,炸開自己,芬芳的光焰把日子噴灑得香氣四溢……


春寒:春天意味深長的回眸


匍匐的日子那么漫長,饑餓的顫栗,抖不落雪色的呻吟。

靠近梅朵,用那心尖上燃起的火盆,你度過了多少個漫漫長夜?

寒星泊在眼里,北風纏在腰間,赤裸的手指伸向荒涼的天空,抓取虛無之中的現實和浩瀚。

終于,你用柳枝上一粒粒芽苞作為霰彈,擊退了冬天。陽光從頭頂澆灌下來,日子光芒四射。

花朵唱亮的原野上,你輕輕地回眸,讓昔日的一絲寒意突然游回來,融入躁動澎湃的血管。

跨過冰雕的路碑,回眸不是嘆息。順手撿起過去的路途,就用這條花蛇泡酒,用一大壺的冷靜和成熟來熄滅所有的浮躁和喧騰。

不要擔心額頭已蕩漾起波浪,不要擔心四野的歌者,已經在你前面唱出了美妙的歌聲。你要相信啊,淚水滋潤出的胡茬,更是你展翅騰飛的年齡……


犁花:牛歌里盛開的花朵


犁鏵穿行在泥土,如同月亮徜徉在云朵。

老農唱著牛歌,老牛曳動著犁鏵。犁花盛開,泥土的芬芳四處蕩漾。

波浪整齊排列,種子長成音符,大海的童謠由此開始坐胎。

天邊,先人站成了群山,他們的頭頂一片黛青。

近處,老人和老牛歇息成雕塑。犁鏵一半埋在泥土,一半埋在陽光。

村莊橫臥在群山和田野之間,這一座座小島,要不了幾天,就會被綠色的潮水擁進懷中。

太陽走動,老牛走動,老人走動,犁鏵走動,綠色的礦脈走動。

安寧的是村莊,錨是犁花,泊在泥土的呼吸中。


柳笛:春天的綠色口哨


為了抒發內心的情感,春天擰出了一管柳笛,吹出了一陣陣優美的口哨。

綠色的音波,帶著生命的體溫,融化了殘雪,淹沒了荒涼。

愛的手掌伸過來,輕輕撫摸著目光和額頭。綠色的通道里,涌出了朝陽、牧童、鮮花和五谷。

一棵樹搖晃起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起另一朵云。

一股神奇的力量喚醒了沉睡的山巒、情人的信物、墳頭上隔世的青草。

起舞的,不僅有河流和泥土,還有地平線上奔跑的陽氣,花瓣上遠道而來的蜂群。

田野里的腳印多了,露珠擦亮的村莊忙碌起來。新翻的泥土里播撒了希望的種子。

墑情正好,一夜之間,那些種子就長成一顆顆音符的模樣。

原來,這柳笛只是一個序曲,一場盛大的交響樂就要隨著的春汛洶涌而至。


野花:春天擺開的杯盞


像是天神散落的星辰,春天擺開了一地鮮花的杯盞。

敬你一杯雨露,讓一首歌謠在你的心頭蕩漾。

敬你一杯陽光,讓一枚竹筍在你骨頭間勃然拱動。

最大的一杯,斟滿花香,敬給遠道而來的蜂群,讓她們帶著你,一路走進甜蜜深處。

綠葉,這大自然的餐券,發給了每一個人。

早餐是一窗的燦爛云霞,外帶一盞清澈的鳥鳴。晚餐是一陣楊柳送來的清風,還有月亮在花瓣上煎出的蛋黃和蛋清。

每一個生靈都是貴客,又都是主人。太陽是最沒有酒量的,一盞露水就將他醉得一臉酡紅。

酒量最大的是月亮,她在花朵間飲了一夜,臉色依然云淡風輕。


野菜:舌尖上的綠色春天


從《詩經》中走來,一路詩情蕩漾。

從民歌中走來,碧綠的手掌,劃動著瀲滟的春光。

用新嫩的火焰點著味蕾,于舌尖上燃起一縷青色的炊煙。

用淡腥的春風吹動著炊煙,于田野上彌漫起大地的芬芳。

荇菜、卷耳、芣苢、蕨、薇、蘋、藻、苓、荑、唐、芄蘭、諼草、蓷、荼、薺、莫、苦、葑、苕、苴、蘋、萊、芑、蓫、葍、堇……一串串典雅的名字,如鳴佩環,似星閃爍。

每喚一聲,遠方便響起一陣陣歌謠,山坡上便閃現出先人的背影。

黎明最鮮嫩的部分,有露珠的清新,有陽光的溫暖,有云雀舌尖的甜潤。

田埂,那是城市流出的口水,那是村莊閃亮的目光。

不愿走下胳臂和肩頭的,那是竹籃和背簍。春光一路漏下來,染綠了春風。

有宿根的詞語,長出了鮮活的意象。散落的韻腳,押著蛙鳴,敲響城市和鄉村的耳鼓。

作者:李星濤

晉寧官方微博

昆明晉寧發布

晉寧官方微信公眾號

晉寧區微信號

www.lovensia.com  中國晉寧

滇ICP備19011956號-1      滇公網安備 53012202530194號    

聯系電話:0871-67892322網站地圖  網站標識:5301220001  中共晉寧區委 晉寧區人民政府 主辦

亚洲精品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