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與出逃(組詩)



顧城


靈魂與被女人玩弄的嘆息

同時在一個陌生的國度

以一種大于懺悔的角度

消憩與飛舞

想想鬼出城又進城的真實

所有的往事

燦爛成英子無言的誠實

擁有著空套與獵槍

然而獵物的尾

總給你稍縱即逝的擺動

城子被女人與火藥所追捕,遍體傷痕

遁著嘆息,用一份彌留的假情

城子把死亡寫滿斧頭和心尖

而悄然被擊中的

全是留在世上的容顏

你的天才詩歌

怒放自女人啜泣的胸脯

釘子與錘子永遠在演繹

關于你思維的流散

斧尖上的血,綻放絢麗的色彩

坐在一種虛構的圖形中

一切離你很近,又很遠

斧子劈開了神經的本末

娓娓地道出

你,也是顛倒的實質

自己看不到自己后頸的抽泣

而在黑色眼睛的尋找下

誰在嚎啕,誰在祈禱

誰在衍生關于詩的山脈

只為一種坦然的解脫

最后一縷真情懸掛在斧頭的邊緣

嚷三聲我的木耳,耳畔

便遙遙地遠離,遠離山,遠離水

遠離同時在心頭招搖的兩朵花

你的手始終握不住圓滑的女人嘴唇

我的心亦逃不出,于你百折千回的哀嘆

你的樣子,豐盈了整個三月的詩歌

可我只能繞著

懸掛在兩個女人發絲上的你的棺木

或歌,或泣

光明可在依山傍水的小島

用一頂帽子便可窺見

而在瞬間與永遠

只有遠臥在你的城堡外沿

看你玩詩砌的積木

聽你唱媽媽懷里的童謠,或者

膜拜在文字底下

照顧城子,以及心里空缺的笑容


1989年:一頁書箋


那一年冬天的雪花重疊悲慟

那一年秋天的落葉堆砌枯黃

一個人,一幀樣子

在深夜鐵軌的呼聲中

在徹骨的嘶聲與寧靜中

為挽歌重復過格的沖動

一頁泛著藍光的書箋

自天際,徐徐降落,恰如

欠缺的春意

這是最后一次臆想你的樣子

從一個陌生的話題流連起

你的筆尖,你不止的思維

從當天的最后一個句號

被死亡的雙手活活扼斷

書箋被死亡的羈難所殘破

而你期待滋生的綠意

亦在縱橫的鐵軌上夭折

一如你正舞風雨的年華

一頁書箋,海子

你在1989年的天空悱惻

倒下去的身影

讓無數人頂禮,膜拜

他們沉首,為你

生前身后筆下的鮮花,指尖的青草

以及心間橫溢的才華

駕著如歌的詩行

膜拜的人全然不覺

你飄飄的笑顏

正掛留一抹燦然的夕陽

然而,當我再次以那個年頭的鼓角

為你放肆鳴奏時,你的眼里滿是晶瑩

因為遠方,除了遙遠

仍還有太多蝶舞草長的動人


秋天的孩子

       —致戈麥

心靈的冰河一旦破開

定然奇跡反生

從秋天的第一聲嘆息出發

背影依然,筆跡依然

秋天的孩子,銜金色的梧桐葉

在北京的街頭狂走

身影模糊,形容枯槁

陽光懶照每一片糊涂的葉子

那時,余暉遍野

肆掠過行人,撫摸過遠山

無形中,亦蠶食了那雙緊握筆和乳頭的手

如果秋天美好,斷然

不會有如歌的行板

不會有馳騁的青春

不會有躍動的字符

不會有斷章的沉思

臥幾方碎石,枕一池清水

用手,只需用手

輕彈歲月,拂拭塵粒你便站成傲人的風景

立于天,立于山崗

立于每一壁斑駁的厚重城墻

郁郁寡歡的哽咽者

用指尖劃地而走

毀棄的污跡宛然

雋永的詩句宛然

那個世界無法撫摸疼痛

無法為欲滴青翠的樹葉

吹起溫柔如水的風

雨,殘缺的雨

卻烙下最深的傷痕

沉睡者已然沉睡

清醒者依然清醒

你是可以筆跨汪洋的孩子

在秋天,抑或春天

滋生旁人無法企及的綠意

如果可以掐碎時光

用生長的草木

再次揉捏出那個季節的萌動

那苦澀鍛造的淚水,將一一呈現

吸一支煙吧

任裊繞的青煙,迷漫清秀的臉龐

把瘋長的胡子,印蓋蒼穹

每一個汗孔,都有痛楚,和著

家鄉深處難愈的創傷

或者飲一盅酒

讓迷亂的眼神,廢黜的失戀的大腦

似浮云般,漸行漸遠

秋天的孩子,大地詩行的玩伴

收斂起你仰望青天的眼神

用平淡洗禮的枝葉,造一扇平靜的門

門內,有你寄寓的幸福眺望

門外,是拷問靈魂的忠實隨從


作者:沈贊

晉寧官方微博

昆明晉寧發布

晉寧官方微信公眾號

晉寧區微信號

www.lovensia.com  中國晉寧

滇ICP備19011956號-1      滇公網安備 53012202530194號    

聯系電話:0871-67892322網站地圖  網站標識:5301220001  中共晉寧區委 晉寧區人民政府 主辦

亚洲精品禁区